在同一片天空下

在同一片天空下

时间:2022-08-13 21:51:36
在同一片天空下(感悟3篇):

  在同一片天空下感悟(一):

  在同一片天空下

  隔着风,隔着雨,隔着一首诗的距离

  就这样一遍遍的想你

  柔软的时光静静的老去

  因为你

  我爱上了有些清冷的夜晚

  爱上了一个人漫长的孤独

  我闭上眼一遍遍念你的名称

  一层层我的周围都是你的气息

  你明白吗

  伴着片片阳光我落入你的发间

  随着缕缕微风我缠绕在你的耳际[由Www.HenKao.Com整理]

  在倾城的月光里我潜入你的梦里

  我以这样的方式触摸到你

  多么好

  在同一片天空下

  我在清浅的岁月里为你拈花为诗

  你在流年的风雨中为我微笑驻足

  就这样在一齐,多一天再多一天

  在同一片天空下感悟(二):

  长大在同一片天空下

  同在蓝天下长大,有你有我,也有他!

  在我们周围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吃的简单,穿的质朴,甚至还有些土气,同在一片蓝天下长大作文900字。有人看不起他们,但他们还是奋力拼搏,认真地做着那些很脏,很累的事。为的就是能给远在他乡的父母,小孩过上好的生活。我身边就有很多这群人的子女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称——农民工子女。

  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同学。为了生计,他们的父母都外出打工去了。没有家长在身边的同学,天然就没有了父母做依靠,他们就得独自承担很多的家务活。有的甚至得自我洗衣做饭,或者是帮着爷爷奶奶喂猪、喂鸡等。所以,相较同龄人而言,他们要辛苦得多。

  我的一个好朋友丽丽,她就是农民工的子女。她的父母为了维持家里面的生活,为了她和哥哥能上好的学校,都双双远赴广西打工了,家里就仅有奶奶、哥哥和她。她平时很勤快,也很懂事。因为要做很多家务的关系,她和小伙伴们玩的时间天然就少了很多。她看上去很孤独,但有一次我和她聊天时,她说:“其实有你们这群好朋友陪着我就不孤独了。并且我明白爸妈去打工,是为了能好好供我和哥哥上学。我会体谅他们的,也会好好学习,假期在成绩上给他们一个惊喜。”听了她的话,我很感动,鼻子酸酸的。一方面,我佩服她的坚强勇敢。另一方面,我想到了我的父母,他们对我的关心也是无微不至的。虽然丽丽没有说她孤独,但从她的话中我明白,其实没有父母在身边的日子不好过,她确实需要教师、同学的关心和帮忙,我也应当多帮着她做一些事情,让她多点和小伙伴们玩的时间,也和我们一样能够欢乐的长大。

  近几年来,农民工子女受到了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,这些领导给他们送来了温暖,送来了欢乐。最近,我们学校还举行了“关爱农民工子女的.活动和每一天补助三元钱营养餐的活动,这让我的好朋友都很感动。于是我想:农民工子女和我们生活在一齐,他们也应当向我们一样欢乐的长大,欢乐的生活,虽然他们缺少了父母的关怀,但他们有着教师,领导,社会上的志愿者的关怀,也能很快乐。

  我相信,农民工子女不会受到人们的歧视,他们会像我们一样,欢乐生活,健康长大,我们会在这片属于我们的蓝天里奋力飞翔!

  在同一片天空下感悟(三):

  同一片天空下

  在这个我必须经过的村子里,总看见两棵老缅树。

  老缅树已经不再稀奇,因为在我的地里,就已经种了许多。稀奇的是村子里的老缅树下,总有许多人休闲着。在变换着的人群里,有男人也有女人,有老年人也有年轻人。当然,许多娃娃都是大人带去的。娃娃们在学习着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,那就是直接关乎他们一生的真实资料。这些资料由那里的成年人演示着。

  这些娃娃们也许会明白,这些大人们的今日,就是他们自我的将来。

  我很难走进他们中间去,因为,他们似乎已无事可做;而我,总有许多事情等着去做。可是,某一次我经过的时候,被他们很亲热地招呼之后,我猛然觉得世道有些不公平。因为,他们在温饱中消磨了一天的时光,一天的时光却在温饱中消磨着我。

  在眼前的这片土地上,温饱已经不是问题了。而我,已完成了从欠别人许多债到别人欠我一点债的转折。这对于一个在土地上想做出点奇迹,以实现个人的某种目的,并作为一生的荣耀的人来说,无疑是伟大的壮举。

  壮举是常常会引起别人的关注的。渐渐地,我发觉一村子的眼光都对准了我。甚至,他们看见了我的正面的时候,还会从各种渠道去发现我的背面。在那两棵老缅树下,我也常常会被他们塑造成另外一个人。

  “你把果园承包给会泽人了,对吗?”问我这话的不止一个人。“没有,只是梨树项目在合作经营。”我很细心地这样回答。

  “你养了五千只鸡,对吗?”问我这话的不止一人。

  “不对,仅有三千只”。我很谨慎地这样回答。

  “你的水塘里没有鲫鱼,对吗?”问我这话的人不止一个。

  “对,因为放鱼苗的时候买不到。”我很遗憾地这样回答。

  当然,有时候也会有人先给我敬上一根烟,然后抬头看看天空,似乎自语地对我说:“天气冷了。”这个时候,我会回答说:“是啊,该多穿件衣服了!”

  这就是我和这一村子人的全部关系。这样的关系,浸泡在十年的时间里。可是,我从来不想把关系发展得更亲密一些。因为,在我一个人的山地上,我对周围都充满着警惕。

  在一个人的眼睛里,我的山地广袤无比。就此,我以往吓唬过城市里来的客人。我说:“走一圈,你最好带点干粮。”可是,应对着客人们惊诧的目光,关切而又疑惑的询问,我总会用脸上的笑容和自信去作回答。

  我的房屋很多,许多房屋分散地坐落在便于守护的不一样的地方。我独身一人,起居在被称作中心房子的以往做过“农家乐”的建筑群里。我厌恶围墙,所以就没有围墙。推开房门,外面便是林地了。秋天的晚上,口渴的时候,我会把手伸到门外去,摘一个梨果进来,咬上两口。我对我的客人说:“这样的夜晚会让我惬意无比,甚至想象着去和蒲松龄笔下的书生、狐仙们游戏。而对于那些活着的可能骚扰我的山外来客,即便我的耳朵睡着了,每一个毛孔都有着敏锐的知觉,它们会及时而准确地告诉我:‘哪一声响动是松鼠,哪一种气味是跃出水面的鱼腥’”。当然,肯定地不可避免地会有山外来客,也会有来自森林的某种对人类凶残的动物。可是,它们从来没有出此刻我的门前。

  我的门前安宁、祥和。并且,时时地生长着一些诗意。

  这个村子里有一个老年协会。对于那些在土地上操劳了一辈子的老年人来说,他们是应当有一个安度晚年的环境的。老年协会中的老年男人们,他们同在一个村子里,度过了许多色彩斑斓的时光。而时光呢,也许已经淹没了他们以往的苦难。所以,互相之间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;要说的话,必须也早已说定了。那么,每一天都聚在一齐,夏天的时候,进房里去,很凉;冬天的时候,到院子里去,很暖。然后围一张方桌,用麻将来交流积累了一生的运气和智慧。而那些老年女人呢,她们已经把生育儿女时的阵痛丢在了远方,也许,还有锅碗瓢盆和猪鸡牛羊。所以,她们已有足够的时间来回忆她们以往的光彩;也有足够的时间来把她们以往的青春重新彩排。这就让我经常看到她们一群群地穿红挂绿,脸上还抹些脂粉。同时,她们还把山那边大理坝子的白族的东西也弄了些过来,跳起了类似“霸王鞭”一般的舞蹈。

  每个人都会在不知不觉的时光中老去,我也一样。我在理解着他们的时候却无法理解我自我,因为我还来不及去想我老去的时候应当怎样生活。

  我突然地引起了老年协会的关注是我的悲哀。请柬作证。每年阴历九九重阳节的时候,之前四五天的样貌,我都会收到他们的请柬。那意思就是参加活动和吃饭。礼是必须要送的,但我总是远远地躲着,我害怕老年人把暮气传染给我。

  距离会产生一种美。我在享受着距离美的同时,和这一村子的人际关系,也坚持着一种平衡。尽管我时时警惕着平衡中的某些不平衡的因素。可是,这近似完美的平衡,还是在一次偶然的事件中被打破了。在那段不愉快的日子里,我的果园热闹异常、鸡飞狗跳。我的这个性质特殊的村子里的临时村民们,被冲击得惶惶不可终日,紧张地提防着在朗朗丽日下的更大的人祸。

  在这次事件中,我认为罪魁祸首必须是我。可是,这个村子的村长说:“我明白你已经把梨树承包给了会泽人,我们就是要给会泽人一点教训!”

  这是一块以往产生过南诏辉煌历史的土地。会泽也以往是南诏统治下的辖区。可是,今日的会泽人也许一点也不明白这段历史。所以,他们抓住了七八个偷梨的中年妇女和十余岁的小男孩的时候,竟然打了他们还把他们罚了跪在地上。

  那时我在房间里,正津津有味地捧着美国作家梭罗著名的散文集《瓦尔登湖》,并把我的果园也想象成瓦尔登湖畔的某一处风景。所以,我极草率地给镇派出所打了个电话。我寄期望于派出所的民警们能妥善地处理此事,好让我坚持着与《瓦尔登湖》有关的完美心境。这一天,剩下的时光与昨日的时光一模一样。晚上,我还做了一个畅游瓦尔登湖的好梦。

  土地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。古今中外,战争的动因也大都与土地有关。所以,才有了正义的战争和非正义的战争。并且,每一次战争,都以无数人的鲜血和生命为代价。而引起战争的真正的罪魁祸首,并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某一块土地。所以,假如我没有土地,就不会有梨树;假如没有梨树,就不会有梨果;假如没有梨果,就不会引起那些妇女和小孩的贪欲。

  至于挨打和打人的关系,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。在挨打的这个群体方面,他们看见树上结着梨果,心里明白:虽然不是我的,但我想吃。并且,摘一个仅够我吃,那么别人呢,别人也会有想吃的时候。所以,我干脆就背个背箩。可是,当背箩快装满或者已装满的时候,竟然被抓住了。那么,在来路上碰见的那些人,他们背箩也是满满的,为什么就不去抓住他们呢?这时候,心里有了比较,嘴里便有些硬气。那么,在打人的群体方面,他们更是坚守着一个受之久远的信念:我的东西就是我的,不是你的,更何况从滇东来到滇西,一年的辛苦,就为了变卖几个养家糊口的钱。你敢偷,还嘴硬,我打你!

  本来,偷东西的已经偷了,打人的也已经打了,派出所也已经尽到教育之责了,事情也就应当这样了。土地上的事情嘛,本来也就这么简单。

  土地上的事情复杂得很。这是我刚上山的时候,就有好心人对我如是说。果然,第二天上午阳光刚冒山不久,就有两个中年人开着拖拉机上山来,找我麻烦。紧之后,又来了三个人,又来了五个人。还有更多的,正在陆陆续续地来着。当然,这个时候,派出所是要被请来控制局面的,村社干部是要被请来调解的。可是,当以上这些人还没有到齐的时候,一位老妇人就气愤异常地打了会泽人几下。因为,老妇人的身后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儿子,儿子身后还有偷梨被打的孙子。孙子的身后呢,还涌动着更多的男人女人们。

  会泽人也是农民,只可是你在滇西我在滇东。打人的行为确实构成了打和被打的性质,但只可是在皮肉上短暂地有点不愉快的感觉罢了,谁打谁都不至于伤筋动骨。你瞧,昨日被打的今日精神抖擞,今日被打的也可是就像被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土。只是,这种痛是痛在心里,皮肉只可是起个传导作用而已。于是,会泽人准备拼命了,拿起了锄头和木棒。

  我别无选择地站在两伙人中间。抱住一个拿锄头的,又用脚勾住一个拿木棒的。眼睛看着即将第二次被打的那伙人,嘴里也不住劝说着,同时把职责都往自我身上拉。因为,我不想在我眼前发生无谓的牺牲。

  打不起来是件好事。可是,有的时候,能打起来恐怕才是更好的事。由于会泽人拿了锄头、棒棒是事实。所以,调解时就淡漠了老妇人先出手的事实。并且,老妇人嘛,能打到那里去?于是,所来者似乎更占了理由,头天偷梨被打的几个,更是全身都痛。有个别的,涕泪俱下,说着说着就痛得躺到了地上。由于会泽人感激我的袒护和据理力争,由于偷梨这方的所有言行都把我撇到一边。所以,在调解现场,我却有着一种看游戏的感觉。因为,我明白导演是谁。

  这件事热闹了好多天。派出所撤退的时候把善后交给了村委会。当然,在我的土地上,到吃饭的时候我得去给所有人做饭,那些全身疼痛的人,我得送他们去医院检查。至于烟酒茶,那更是必不可少的。任何戏剧,高潮过后必然是尾声。让我想不到的是,此事中高潮却一齐再起,到第五天的时候,有约三十多人到镇司法所去,要求司法解决。

  司法是很难解决的,所以,司法并没有解决。

  村长在电话里对我说:“就那几个人,闹不到哪里去,没事!”

  果然没事。我的土地又恢复了一如继往的宁静。

  在同一块天空下,有一片云从你头上飘过的时候,这片云也正从我头上飘过;有一场雨降到你的地里的时候,这场雨也正降到我的地里;你的烟囱冒烟的时候,我的烟囱也在冒烟;你说你劳累了一年的时候,我说我比你还更劳累。如此,当我们都寂寞着的时候,不妨去看看猪鸡牛羊打架;当我们不寂寞的时候,不妨借你敬给我烟,我敬给你火的机会,说说天气、说说收成。

  老年协会里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又收到了一张大红的请柬。由此我想,“九九”真是个好节日啊,你瞧,田野里一片丰收景象!

Copyright © 2021-2022 www.henk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很靠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20340号

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冒犯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时内妥善处理。